RIU0220

《RLSS /無話可說》

*原作向 意識流

*譯名不同注意

*BGM:レディー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過五十公分的距離,兩人之間,卻是無盡的默,以及掛鐘機械的擺盪聲。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彷彿是仙度瑞拉裡宣告魔法消失的倒數,警示他們,在故事結束前留下些什麼。

喜歡、討厭、愛、恨。

什麼都行,像是有人苦苦哀求著,用聽不見的聲音。

最後。

眼神沒有相交,話語沒有交集。只是靜靜的,各向一方離去。

這世界充滿魔法,卻沒有能重頭來過的童話結局。



                                 《Bite back》




在瞥見對方身影時,張嘴,試圖發出聲音。

話語卻咽在喉頭。

一片空白  那是  意料之中的無奈。

最後,走過。

並給予了一個,徒留形式的,微笑。


灰塵遮蓋、散發霉味的屋子裡。

吱呀,門被推開。

冷淡的墨黑與流動的暗金對上,看似具有攻擊性卻又膽怯的低吼聲,來自伏在地板的棕狼。

喀噠,高腳杯落到桌上。

窗外的月光切割出整個空間。


眼睛

嘴巴


他和他,和屈指可數的過去。


嗤笑、怒吼、安慰、道別。

一輪輪重複。


以喜劇為名的悲劇。


『如此而已。』


明明完全相反,卻又異常相似。


遺忘自我、迎合他人。

堅持己見、目空一切。


將幸福建立在別人想要的自己上。

將希望建立在別人認為的罪孽上。


相同的固執,相等的孤獨。

最終仍依循著這個守則活過一生。

從未想過,打破規則,試圖抓住彼此。

畢竟,荒謬的舉動,並非他們所演繹出的現實。


因此,兩人,何況眾人,也不會得知。

那些暗藏夜晚的 

啞口無言



『賽佛勒斯.石內卜和雷木思.路平是什麼關係?』


「同屆同學。」

嚴厲的教授一板一眼的回答。

「同事呀!」

古靈精怪的少女迅速的回應。

「同為鳳凰會的成員?」

紅棕髮色的男子遲疑答道。

「舊識......?」

怯懦的學生緩慢道出。


「這個嘛......」


褐髮的女子想了想,露出了難看的笑容。


「我不清楚呢」



不是朋友、親友,更不可能是在此之上的關係。


                                 對吧?

                              

                               「……」


                             『對吧?』



各據一方、各宣其志。

黑暗同光明的戰爭、無力的爭鬥、不清不楚的目標。

捲入其中,羈絆感情渴望。絕望憤恨苦痛。


做得到

流於表面的,那些虛偽的,誓言。


做不到

卻是,真正致他於死地的,決心。


一度存在於兩人之間的,安靜、沉默的氛圍。

像是唯一聯繫的證明。

如今

恍如隔世


『早已別過。』



決裂的瞬間、怨恨的神情、越發擴大的鴻溝— —

不對。

不是那麼轟轟烈烈的東西。

沒有、什麼都沒有。

什麼也沒有留下。

留下的不過是一些虛妄的曾經,以及,

彷彿將自己吃吞入肚的空虛。

這樣子,毫無意義的感受,罷了。



不是後悔、不是錯過

從不是那麼詩情畫意,值得被銘記的浪漫。

就只是早已註定的劇本而已。


情願與否?這本就構不成問題。

他、他們,從不能決定什麼。


一如情感


一如命運


一如結局













「賽佛勒斯」


                                                   滴答



                                                                                                                                                                        


                                                                        「路平」


                   滴答




                                     「———」



                                                             滴


                                          


                           答







                                         一步。

                    

                   少年時,在月圓上升的黑夜,巧遇。


                          『噢,你也在這裡嗎?』


                                          兩步。


                   青年時,在空蕩的走廊上,遇見。


                                 不經意的雙目對視。


                                           三步。


            擦身而過,沒有眼神、沒有回眸、沒有聲響。




                                         無話可說



—————————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