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U0220

《RLSS /無話可說》

*原作向 意識流

*譯名不同注意

*BGM:レディー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過五十公分的距離,兩人之間,卻是無盡的默,以及掛鐘機械的擺盪聲。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彷彿是仙度瑞拉裡宣告魔法消失的倒數,警示他們,在故事結束前留下些什麼。

喜歡、討厭、愛、恨。

什麼都行,像是有人苦苦哀求著,用聽不見的聲音。

最後。

眼神沒有相交,話語沒有交集。只是靜靜的,各向一方離去。

這世界充滿魔法,卻沒有能重頭來過的童話結局。



                                 《Bite back》




在瞥見對方身影時,張嘴,試圖發出聲音。

話語卻咽在喉頭。

一片空白  那是  意料之中的無奈。

最後,走過。

並給予了一個,徒留形式的,微笑。


灰塵遮蓋、散發霉味的屋子裡。

吱呀,門被推開。

冷淡的墨黑與流動的暗金對上,看似具有攻擊性卻又膽怯的低吼聲,來自伏在地板的棕狼。

喀噠,高腳杯落到桌上。

窗外的月光切割出整個空間。


眼睛

嘴巴


他和他,和屈指可數的過去。


嗤笑、怒吼、安慰、道別。

一輪輪重複。


以喜劇為名的悲劇。


『如此而已。』


明明完全相反,卻又異常相似。


遺忘自我、迎合他人。

堅持己見、目空一切。


將幸福建立在別人想要的自己上。

將希望建立在別人認為的罪孽上。


相同的固執,相等的孤獨。

最終仍依循著這個守則活過一生。

從未想過,打破規則,試圖抓住彼此。

畢竟,荒謬的舉動,並非他們所演繹出的現實。


因此,兩人,何況眾人,也不會得知。

那些暗藏夜晚的 

啞口無言



『賽佛勒斯.石內卜和雷木思.路平是什麼關係?』


「同屆同學。」

嚴厲的教授一板一眼的回答。

「同事呀!」

古靈精怪的少女迅速的回應。

「同為鳳凰會的成員?」

紅棕髮色的男子遲疑答道。

「舊識......?」

怯懦的學生緩慢道出。


「這個嘛......」


褐髮的女子想了想,露出了難看的笑容。


「我不清楚呢」



不是朋友、親友,更不可能是在此之上的關係。


                                 對吧?

                              

                               「……」


                             『對吧?』



各據一方、各宣其志。

黑暗同光明的戰爭、無力的爭鬥、不清不楚的目標。

捲入其中,羈絆感情渴望。絕望憤恨苦痛。


做得到

流於表面的,那些虛偽的,誓言。


做不到

卻是,真正致他於死地的,決心。


一度存在於兩人之間的,安靜、沉默的氛圍。

像是唯一聯繫的證明。

如今

恍如隔世


『早已別過。』



決裂的瞬間、怨恨的神情、越發擴大的鴻溝— —

不對。

不是那麼轟轟烈烈的東西。

沒有、什麼都沒有。

什麼也沒有留下。

留下的不過是一些虛妄的曾經,以及,

彷彿將自己吃吞入肚的空虛。

這樣子,毫無意義的感受,罷了。



不是後悔、不是錯過

從不是那麼詩情畫意,值得被銘記的浪漫。

就只是早已註定的劇本而已。


情願與否?這本就構不成問題。

他、他們,從不能決定什麼。


一如情感


一如命運


一如結局













「賽佛勒斯」


                                                   滴答



                                                                                                                                                                        


                                                                        「路平」


                   滴答




                                     「———」



                                                             滴


                                          


                           答







                                         一步。

                    

                   少年時,在月圓上升的黑夜,巧遇。


                          『噢,你也在這裡嗎?』


                                          兩步。


                   青年時,在空蕩的走廊上,遇見。


                                 不經意的雙目對視。


                                           三步。


            擦身而過,沒有眼神、沒有回眸、沒有聲響。




                                         無話可說



—————————


*圖片包含劇透注意* 最近補了Beastars ,大推啊!!! 不僅世界觀有趣又複雜,裡面將食慾和性慾的關聯性也表達的很好。 主角大灰狼雷格西真的超級可愛!!!後面還變得超帥會邪魅一笑( 赤鹿路易前輩從開頭帥到後面,但也有極度可愛的模樣,讓人想為他尖叫!!! 主推狼鹿,他們的關係真的讓人愛不釋手!!! 既強大又脆弱,一體兩面,互補互助。 快要成典範了(


「能夠遇見您,我真的很高興。」
「祝您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Severus.Snape /

(另外依舊感謝我們的郭君大大,我還不知道完不完成得了賀文ఠ_ఠ)

HP /RLSS  條漫《Merry Christmas 》

※短篇
※繁體字注意!
※字跡潦草 #

祝大家聖誕快樂(≧∇≦)/

HP/RLSS 條漫《遺失物》


HP/RLSS 條漫 《遺失物》


很套路的劇情,但充滿我倆對他們的愛♡






















HP/RLSS 《也許曾經》

※我流RLSS
 
※虐...吧 
 
※原作向 


※名字翻译可能不同注意
 
 
 
那是相当俗套的故事情节 
 
两个性格回异的人 
 
相遇、相识 
 
然后— — 
 
 
 
也许曾经 
 
为对方留下一眼的时间? 
 
 
 
 
 
 
 
                                                    路石《也许曾经》 
 
 
 
 
 
—对于赛佛勒斯,我既不讨厌也不喜欢— 
 
 
 
 
 
有什么是没有发生在他们之间的? 
 
 
 
大概是世上最不缺的 
 
生离死别、曲折回转、爱恨交杂的感情。 
 
若往记忆的大海丢下石头,能溅起的波纹并不大,浮上的回忆更是寥寥无几。 
 
 
 
因为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故事。 
 
 
 
不过是,在两院间的流言中、课堂的行为里、同学的介绍下,认识了对方罢了。 
 
 
 
墨色的发、暗沉的瞳,气质冷得像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就连同院都不想靠近的赛佛勒斯.石內卜。 
 
浅棕的发、亮金的瞳,总是面带微笑,却猜不透内心所想,时时刻刻压抑情绪的雷木思.路平。 
 
 
 
恰巧成为了同一届学生 
 
恰巧成为了一年的同事 
 
恰巧最后成为了敌人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 — 不过是这样的故事罢了。 
 
 
 
_ _ _ _
 
 
 
初见是在共同魔药课的下课,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匆匆一撇,身影如秋日的浮云,很快的在记忆中略过,繁杂的脚步声拭去了一切可能的遐想。 
 
 
 
第一次的对话是在图书馆。在一个特别祥和,连阳光流下的速度都十分缓慢的午后。 
 
11岁的男生还比女孩子稍矮上一些,石內卜奋力垫脚尖去取上层的书。晚了两年入学,身高比他人高上许多的路平凭着一股善意去替他拿了书。 
 
 
 
接过书。道了谢。礼貌回覆。然后各自走开。 
 
连对方是哪个院都不清楚,只是对特别僵硬的表情、过度温和的笑容有了一点印象。 
 
 
 
                                                              — — 他是谁呢? 
 
 
 
再然后,有着碧绿眼瞳的女孩让两人结识彼此。 
 
风在咆哮、雨在怒号,灰黑的天空将整个霍格华兹吃吞入肚。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无意在庭院碰见的三人一同跑去避难。 
 
莉莉.伊凡,介绍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和现任的同院同学相识。 
 
 
 
「啊,之前在图书馆遇见过呢」 
 
「......似乎是有这回事」 
 
 
 
一深一浅的眼神交会了,却没有传递出任何讯息。 
 
沉默开始蔓延,尴尬的气氛比照魔鬼网死命纠缠。 
 
察觉到两人面面相觑的状态,少女带着开朗的笑容说到。 
 
 
 
「我记得,你们两人的黑魔法防御术成绩都很好吧?说不定找时间能互相学习哦!」 
 
 
 
这之后,偶尔能见到来自葛来分多与史莱哲林的两人,短暂讨论课程的画面。极端不同的两人,意外的能够攀谈。 
 
 
 
当然,那段时间善于观察的路平并没有忽略掉石內卜对于莉莉的态度。 
 
不同平常总是竖起尖刺,稍微柔和的语气中带着难以发觉的深情。 
 
他们认识了很久,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路平这么想着。 
 
也没有其他特殊想法。 
 
 
 
等到时间匆匆离去,人也逐渐老去,倏地回首一望,会发现这是他们最亲近的一段时间。 
 
 
 
『也许曾经,似为友人。 』 
 
                                              
 
 
 
                                       — — 在劫盗四人组诞生以前。 
 
 
 
两院之间的冲突与争执随着他们升级日益严重。 
 
咒骂或是对决层出不穷,其中同学身上散发出那过份的排斥感,纵使是投注在别院的人身上,却也令路平也本能的恐惧。 
 
 
 
那些似是端看异类的眼光。 
 
 
 
异类。 
 
 
 
是、不是? 
 
是人类? 
 
不是完整的人类。 
 
是狼人? 
 
不是完整的狼人。 
 
 
 
如果拥有人心,会被接纳吗? 
 
如果抛弃人心,会被惩处吗? 
 
他不知道。 
 
 
 
结交了朋友。 
 
詹姆.波特、天狼星.布莱克、彼得.佩迪鲁。 
 
得知了自己的身分,依然仍留在身边的人。 
 
愿意为了自己成为幻兽师的人。 
 
 
 
是渴望 
 
是喜悦 
 
是感激 
 
 
 
                           — — 于是开始对一切恶行视而不见。 
 
 
 
  
 
还记得,那天的月光特别阴冷,仿佛要昭告天下这个悲剧。黑夜中张着血盆大口的狼人,发着幽光的眼珠子像要啃蚀灵魂。 
 
初次面露恐惧的黑发人,和丧失理智的棕发人。 
 
 
 
失去的可不只是调制好的药水。 
 
 
 
时间的指针转啊转转啊转。 
 
马不停蹄的把现在给缠上了。 
 
却打不上牢固的结。 
 
 
 
害怕失去容身之处的他,与被黑魔法吸引的他。本就细微的连结再次断掉,用什么都拯救不来。取而代之的是越发扩大的鸿沟。 
 
 
 
 
 
『也许曾经,似为仇敌。 』 
 
 
 
 
 
                                                 — — 关系也不如以往了。 
 
 
 
波特与布莱克的恶作剧更加恶劣,而路平则变得冷眼旁观。 
 
碧绿的眼睛里充满了错愕与悲伤,五年级的意外,错置了一切。 
 
 
 
唯一的朋友 
 
珍视的女子 
 
都不同以往 
 
 
 
若说什么让人害怕,那就是从拥有很少的人手中,夺走了全部。 
 
 
 
自私 
 
胆怯 
 
不安 
 
                             毕业前的擦肩而过。 
 
嫉妒 
 
忿恨 
 
绝望 
 
                             徒留冷清与寂寥。 
 
 
 
 
 
然后 
 
他们的路再也无任何的交叠 
 
一如两条平行线 
 
 
 
 
 
 
 
                                                           — — 本应如此的 
 
 
 
 
 
 
 
莉莉与詹姆死亡 
 
天狼星背叛 
 
与邓不利多的交易 
 
哈利的出生 
 
缚狼汁的帮助 
 
…… 
 
… 
 

 
 
 
或许打从一开始就错了。 
 
 
 
在那个意外相逢的深夜,雪依旧默默的下。 
 
枕在肩上的重量,抚慰心灵的温度。 
 
细耳倾听,放声的哭喊。 
 
心爱之人离去,独自一人被留下。 
 
他们既相似又截然不同。 
 
凑巧也好刚好也罢,交错的时间点不过是个过客,落下了一抹即逝的鞋痕。 
 
 
 
 
 
『也许曾经,似为 。 』 
 
 
 
 
 
如果说是梦,请在醒来之时忘却一切。 
 
 
 
                                                                      — — 能忘吗 
 
 
 
共同任教的那一年,除去猜忌跟怀疑。 
 
原本苦涩的缚狼汁,在舌尖上蘸上了微微瘾头,那是一种甜蜜的毒药,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平时在心底被压得死死的,却偶尔会在月夜中忽然绕上,惹得人心痒得难耐。 
 
那是感谢? 
 
或是错觉? 
 
还是「 」呢? 
 
 
 
 
 
没有人知道。 
 
 
 
 
 
直至穿过阴暗冷冽的地道,在破旧不堪的尖叫屋中,悲愤与寞落揉作一块。 
 
「你背叛了他,路平。」 
 
明明真正的凶手出现,误会也化为乌有。 
 
结果使于人为,过程存余信任。 
 
 
 
真相大白了,皆大欢喜。 
 
 
 
 
 
                                                                   — — 大概吧。 
 
 
 
_ _ _ _ _ _
 
 
 
「我相信,所以我信任赛佛勒斯」 
 
「也许我们无法成为椎心致腹的朋友」 
 
「可是我不会忘记……」 
 
「赛佛勒斯每个月为我调制缚狼汁,尽心尽力的调制,免去我每逢月圆就得忍受的痛苦」 
 
 
 
一如往常的微笑,掩去了一切杂念。 
 
在那人杀死自己景仰的师长后 
 
无论是信任和思念,都荡然无存 
 
 
 
你知道最可悲的是什么吗? 
 
不是曾有过坚定不移的信赖。 
 
而是当回忆以往种种时 
 
恶毒的话语也好不满的缺点也好未解的误会也好数也数不清 
 
但是 
 
明明累积下来的情续有这么多 
 
为什么却咽在喉咙发不出声 
 
为什么除了低声叹息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为什么连一句我讨厌他也说不出口 
 
为什么连一句我相信他也无法开口 
 
 
 
 
 
                                                                   — — 为什么? 
 
 
 
 
 
是啊。 
 
 
 
为什么呢? 
 
 
 
这又是在问谁呢? 
 
 
 
『也许曾经,似为同伴』 
 
 
 
路平身边多了一名女子。 
 
名为小仙女.东施。是凤凰会的成员,还是天狼星的亲戚。 
 
在经历了不少的内心波折后,最终有如童话结局般的厮守。 
 
伤痕一点一点的被抚平,连同那一丝莫名的情绪,也被抹平不再复起。 
 
 
 
他得到愿意接纳自己的妻子,以及可爱的儿子。 
 
他的人生已经圆满了。 
 
对吧。 
 
 
 
                                                                      — — 对吧? 
 
 
 
一路坚持走下来的动力,是记忆中少女的笑颜,还有那个与她有同色眼瞳的,她心爱的孩子。 
 
 
 
所以说。 
 
其他任何一切都不重要、什么感觉都不会有的。 
 
在看到那双浅色眼中的不谅解时也是。 
 
被阴影笼罩的人事物,不过是过眼云烟,从未停驻。 
 
 
 
不会改变的。 
 
不会改变。 
 
不会..... 
 
…… 
 
… 
 

 
 
 
 
 
                                           
 
 
 
也许曾经,孤独的两人牵起了彼此的手,不再放开,羁绊坚固到无人可摧。 
 
 
 
也许曾经,他们会笑着去拥抱对方,玩弄着对方垂落的发丝,感受腻人的温度。 
 
 
 
也许曾经,他们陪伴着对方渡过了生命最后一段路程。 
 
 
 
又或者 
 
 
 
也许曾经,有过成为朋友的念头 
 
 
 
也许曾经,有过讨厌对方的想法 
 
 
 
也许曾经,有过成为恋人的笑话 
 
 
 
也许曾经,有过并肩作战的时光 
 
 
 
也许曾经... 
 
 
 
也许曾... 
 
 
 
也许... 
 
 
 
 
 
明明有这么多的也许曾经啊。 
 
 
 
携手前进的一天,却不是属于他们的未来。 
 
 
 
毕竟 
 
 
 
那些终究只是也许、只是曾经 
 
 
 
也许曾经,最好的结局,不过是在死去的前一秒,从快速转动的跑马灯中,在人们熙熙攘攘通过的回忆中,瞥见一眼对方的背影。 
 
 
 
 
 
 
 
_ _ _ _ _ _ _
 
 
 
 
 
 
 
 
 
那是相当俗套的故事情节 
 
两个性格回异的人 
 
相遇、相识 
 
然后— — 
 
 
 
 
 
 
 
成为了彼此的过客。

强欲组 (law利) 短FIN


※听完广播剧后的妄想

※已交往设定


将泡晕的利希特从浴池抱出来,对方松软的头发扎得Lawless有点痒。


「啊啊~怎么泡一下子就热晕了呢天使酱」小心翼翼的将利希特放下,并把湿毛巾卷好盖在利希特的额头「不能因为第一次来日本泡温泉就兴奋得不注意身体啦~」

「......还轮不到你来说教,渣滓老鼠」

「欸欸~利希碳好过份~居然又骂我渣滓,明明我好心的把利希碳抱回来的说~」

「就算你不抱我回来我也不会有事!要说为什么,因为我是天使!」虽然自信满满的摆了pose也说了经典台词,利希特还是摇摇晃晃的。

「是是,利希碳是超sugoi~~的电波天使,所以快点躺下来休息啦!」Lawless稍微用了点力气把利希特按下来,强迫他躺好。

「天使酱的脸还是很红哦~在大家出来前要先好好休息」

不满的啧了一声后,利希特还是乖乖躺下并闭上眼小睡。


没有了平时暴力和电波的样子,睡着了的利希特真的仿佛天使般。尤其白皙的皮肤上又因为温泉的热度染上了绯红,更惹人怜爱。


“啊~啊~真是!怎么无论何时利希碳的睡脸都这么超~卡哇伊的啊”Lawless在心里想着,现在的利希特在他眼中,根本是上好的佳肴。

俯下身,Lawless凑进利希特的脸,就在两人的嘴唇快要碰触到的时候,利希特醒了过来。


当利希特一张开眼看到Lawless那张放大的脸时,下意识的一拳往对方的肚子揍下去。

「去死!!!!!」

「呜噗— —」←By被揍飞的Lawless。


「你...你在干嘛啦利希碳!」撑起身子后,Lawless不满的看向满脸不爽的利希特。

「这是我要问的!是谁准你在本天使睡觉时吻我的」

「咦~我们是恋人嘛!恋人之间亲吻什么的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啊!难道利希碳还在害羞?可是这个那个之类的我们又不是没做...呜噗!」

Lawless戏谑的说着,毫不意外的收到来自利希特的强力一踢。

「臭老鼠给我去死!!!!死一百遍后再去死!!」


被揍飞到墙壁的Lawless变成刺猬,抱着自己的头。

「呜呜......利希碳好过份......好痛的说」

可爱的刺猬泪眼婆娑的用着萌音说。


「唔......」喜欢小动物的利希特开始有些迟疑要不要踩下去。


趁着利希特犹豫时,Lawless瞬间跑到利希特面前,将他的手牢牢抓住。


「这么过份的利希特,要给点惩罚才行呢~」

「什...!」

Lawless先轻轻吮吸利希特的下唇,然后用舌尖轻拂,接着四片唇瓣交叠,Lawless灵巧的用舌头撬开贝齿,往内部试探。

一手托住利希特的头,另一手扶着他的腰,并将对方更推近自己。


而原本挣扎着的利希特逐渐放松下来,也开始用舌头回击。

湿润的舌头纠缠着,律液也在交缠中互相融合。

谁都不在的房间里,两人忘我的吻着......


-----------------------------------------------


十分不舍的离开对方的唇,嘴角还牵出暧昧的银丝。


「呼......利希特的接吻技术变好了呢~✩」

「闭嘴......笨蛋Hyde」

「是是~」

“虽然有点想再继续做下去,但是待会儿大家还要过来换浴衣就算了吧~”



往靠在自己肩上的利希特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看着对方「唰」的一声脸红,Lawless满意的笑了。


————————————

想当然尔,最后大家来的时候,看到被揍趴在地的Lawless hhhhhh


顺带一提这两人是穿着T-shirt的!虽然没穿衣服的话会很赞(# 但感冒就不好了呢~

听完广播剧后我对强欲组的爱已经直线上升到不能再高了啊啊啊啊啊! ! !

为什么这两个可以那么可爱啦啊啊(打滚

从一开始因为利希特打喷嚏就催促大家的Lawless一整个宠溺全开啊!

然后b站的大家都把我的心声讲出来了,我也坚信泡晕的利希特一定是被公主抱上岸的~

期待同房之后...嘿嘿嘿(变态



嘛嘛!总之,希望大家能喜欢。


(下次应该会写醉酒梗#)